足彩玩法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645章 玄商不亡,瘟疫不绝!

足彩玩法:雁门
手机用户请访问:

    第645章 玄商不亡,瘟疫不绝!

    怔怔的看着吕岳手中的令牌,申公豹猛地回过神来,心中不免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居然这么容易?

    伸出手来,申公豹便打算拿过来吕岳手中的瘟令,只是还没有触碰到,便看到吕岳突然手臂一收,有些意外的看着对方,便听到吕岳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申公豹,你可还没有告知贫道那金目蜈蚣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申公豹微微一愣,随后讪笑一声,开口说道:“那金目蜈蚣来历不简单,道友还是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“此等妖物天道不容,贫道碰上自然是要为天道除害的,申公豹,你既然知道贫道的身份,应当知道贫道并不在意他金目蜈蚣的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道友如此自信,那么贫道便将实情告知你吧,当今朝歌国师,百眼魔君便是你要找的金目蜈蚣。”

    眼中精光一闪而过,吕岳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,一脸冷笑的说道:“果然如此,这祸害还是来了南瞻部洲了,居然还敢大张旗鼓的入朝为官?”

    “这百眼魔君不单单入朝为官,还深受帝辛赏识,位列国师之位并且和阐教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到申公豹这么说,吕岳顿时就是一愣,随后皱眉说道:“和阐教有关系,你所说的靠山便是阐教?”

    见申公豹微微颔首,吕岳顿时轻笑一声:“一帮道貌岸然的货色,我当时谁在护着他。”

    冷笑一声之后,吕岳旋即将手中的令牌丢在申公豹的手中,开口问道:“那金目蜈蚣可还在朝歌城中?”

    “怕是不在了,你可在朝歌等上几日,说不准就回来了。”申公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一眼申公豹,吕岳眼中光芒一闪,随后转身朝着另一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贫道便走上一趟朝歌。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远去,看着那吕岳消失的身影,申公豹脸上闪过一丝笑意,随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瘟令,突然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还会费些功夫,看样子这金目蜈蚣对这吕岳还是吸引力大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失笑一声,申公豹单手一挥,那面前的阵法瞬间撤去,随后便看到那毒珠也被申公豹一同收回。

    拿着手中的令牌,申公豹缓缓走出城中,朝着那瘟疫横行之地走去。

    那里还有泼天功德等着自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开年之后,各地乱象渐起,尤其是在九侯和鄂侯身死之后,天下乱象便渐渐升起。

    好在朝中还有闻仲坐镇,各地弹压之下,好在没有出什么大乱子。只是继续坐镇朝歌已经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已经进入深夜,此时的闻仲还在琢磨着明日早朝时候递交的奏疏,如何让商王帝辛准许自己带兵出朝歌平叛,若是再拖延一段时间,怕是要出大乱。

    只是朝中金银全都被帝辛用来修建登仙楼了,这军费耗资巨大,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正在闻仲愁眉苦脸之际,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杂乱的脚步声。只见亲卫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让闻仲顿时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何事这般慌张?”

    “太、太师,出事了,少师夜闯宫门,被王上锁拿入狱了!”

    亲卫话音刚落,闻仲顿时就是一愣,有些愕然看着对方,心中一时间有些不解,这好端端的,比干夜闯宫门做什么!?

    站起身来,闻仲急忙朝着宫门赶了过去,匆匆赶来的时候,恰好遇到比干不断挣扎的模样。

    眉头微微一蹙,看了比干一眼,闻仲急忙上前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王上!”

    只见此时的帝辛坐于步撵之上,眼睛微抬,冷冷的看着闻仲,开口问道:“太师此时过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看了一眼双目怒睁,嘴被堵上的比干,闻仲想了想问道:“敢问王上,少师到底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他要觐见本王,本王不许,他便夜闯宫门。眼中可还有本王?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帝辛的声音就不由得高了八度,如今国师不见踪影,自己修行之处遇到难以理解的地方,本就心头烦躁,这比干好死不死的撞在自己的手里。

    正发愁找个什么理由将其拿入狱中,好用来血祭登仙楼,今日算是找到由头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闻仲看着帝辛眼中的腾腾杀意,顿时就是一愣。王上要杀比干!

    闻仲心中一慌,开口说道:“王上,少师三朝元老,能够做出夜闯王宫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,必然是有大事要说,还望王上开恩!”

    帝辛听了这话,眉头不由得轻轻皱起。

    闻仲身为太师,身份有些特殊,加上这闻仲来自截教,背后师门势力庞大,自己如今还多有依仗,面子总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犹豫了片刻之后,挥了挥手,说道:“松开少师,本王今日倒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话来。”

    侍卫听令之后,将不断挣扎的比干松开,只见那比干一把将自己口中的布团揪出。随后狠狠的瞪着帝辛。

    手臂一挥,手指便直指帝辛,让帝辛顿时就是脸色一沉,只是帝辛还没有来得及骂一声‘放肆’,便听到了比干的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昏君!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思修炼,你可曾知道现如今的朝歌之外是什么景象!?”

    “尸横遍野,瘟疫横行!十室九空的惨状,你可曾有见过?各地属国送来的奏报你可曾看过!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质问声传来,让帝辛顿时眉头大皱,看着比干的眼神也愈发的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闻仲看到比干这番模样,瞬间也是微微一愣,心中不禁有些懊恼让帝辛这么早就将比干松开,原本以为只是劝诫而已,谁知道张口就骂。

    “瘟疫之事年年有之,到了本王这里边便是本王的过错了?”

    瘟疫爆发这事情帝辛也有所耳闻,只是觉得并不那么严重,这比干一股脑将所有的黑锅都甩在了自己的身上,帝辛自然是不肯认下。

    “百眼道君奉你之命,屠戮九侯和鄂侯的封地,你这昏君可曾听过九侯和鄂侯临死之前的毒誓!”

    “玄商不亡!瘟疫不绝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将帝辛顿时惊住,随后便看到帝辛脸色猛地一沉,手臂一挥,看着比干狠声说道:“一派胡言!他九侯鄂侯不尊王命的时候,可曾想过有此等下场!”

    “可是王命之中,并无盘剥百姓,满足你一人私欲这一条!”

    说着,只见比干猛地跪倒在地上,双目之中满是悲痛的说道:“王上!我大商百年基业,不可毁在这一座楼上啊!”

    “放肆!给我把人压下去!”

    帝辛此时脸色异常的难看,死死的盯着比干怒吼一声,身边的侍卫瞬间将比干拿住,朝着宫外压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比干都在不停的高喊‘昏君’。而帝辛听着这‘昏君’二字,脸色目光可见的不断阴沉下来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