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彩玩法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六十六章 陈安拔起了刀

足彩玩法:一只大猪蹄子
手机用户请访问:

    看到她们收拾东西就想到是要搬家,这也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陈安觉得蒋雯或许会很厌烦在这里的生活,且不说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,蒋雯若是看着以前和唐建邦一起生活的痕迹,估计也会很难过。

    从蒋雯没有要求唐建邦的补偿,陈安就知道,她一定是不想和唐建邦再有任何瓜葛的。

    否则,她是有权,也有能力让唐建邦付出更多代价的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。

    不过,唐绛否认了陈安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打算出去旅游啦,不会搬家的。”

    唐绛过来挽住陈安的手,可能是有她妈妈在场,战五渣的唐绛相信陈安不敢在现在欺负她,也有了底气调戏陈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怕我离开这里啊?”

    陈安反手就捏住了她的脸,轻轻地扯了一下,不会让唐绛感觉到疼,却让她觉得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“我妈在这里看着,你都敢动手动脚?”

    唐绛心里疯狂吐槽,却又听陈安用她很喜欢的声音说道:“你要是搬走了我肯定会舍不得的,不过也没关系,反正不管你到了哪里,我都可以去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安说着,用手撩起了唐绛额前的刘海,唐绛顿时有种喝醉了酒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次陈安说情话撩她的时候,她都想去陈安的怀里蹭蹭撒娇,不过,想到蒋雯还在,唐绛又不好意思这么做了,稍微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实际上,蒋雯在看到陈安过来之后,就回房间去了,是唐绛没有发现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唐绛感觉得到,陈安似乎想要亲她了,这是数次被亲之后掌握的经验,每当陈安盯着她的眼睛看,她就会不由自主地被陈安的眼睛吸引,然后就有了那种醉醺醺的感觉,接着陈安就趁她迷糊,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唐绛于是也有了应对措施,在陈安想要亲她之前,说正事打断这个进程。

    “是有正事,就是我通知书到了,准备在这个月十六号办酒。”

    陈安从唐绛慌乱的小眼神当中,看出了她的小算盘,但是,他还是回答了唐绛的问题,不过这不代表他会这么放过唐绛。

    君子动口不动手,陈安动手,暂时就不动口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唐绛发出可爱的惊呼声,却又不敢太大声,怕惊扰到了蒋雯。

    “十六号,我有空,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唐绛之前都是背对着蒋雯的,她并不知道蒋雯不在身后,却还是下意识地帮着陈安掩饰。

    陈安略一琢磨唐绛的奇怪举动,也大概猜到了她的顾虑,但越发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太好玩了。

    他索性也不拆穿,继续假装蒋雯就在后面,也装作很努力在掩饰手上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算去哪里旅游啊?”

    陈安和唐绛闲聊起来,唐绛回答道:“想去张家界。”

    同时,她只能用双眼试图露出凶光来警告陈安,不许再这么欺负她了,但这眼神,却没有几分凶意,倒是多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陈安终于还是亲了她一口,许久之后,唐绛像是做贼一样扭过头去,才发现蒋雯根本不在。

    好吧,松了口气了。

    唐绛依然暴躁地把陈安打了一顿,小拳拳锤陈安的胸口,不痛不痒,名为撒气,实为撒娇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喜欢捉弄我!”

    唐绛一边锤他,一边控诉。陈安却在她耳边低语道:“我喜欢对你做各种各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唐绛浑身一个激灵,陈安的嘴里吐出的温热气息,有点刺激到她了。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。”

    唐绛一把推开了陈安,表示她是一个矜持的女孩子,不可能让陈安为所欲为的。

    陈安笑了笑,觉得今天也差不多了,唐绛虽然好玩,但继续下去怕是要把她玩坏了,现在唐绛的脸蛋烫得很,本来就有些傻乎乎的,别给烧坏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绛看着陈安,陈安接着道:“十二号,韩瑶升学宴,我想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为这事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唐绛双手抱胸,往沙发上一坐,道:“想去就去呗,腿长在你身上,谁能拦着你呢?”

    这语气,一听就知道是老阴阳师了。

    陈安叹了口气,也坐在了唐绛身边,道:“这次,我是想去断了她的念想的,这几天我也差不多想清楚了,与其这么奇奇怪怪的相处,让你心里不安,让她念念不忘,不如干脆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唐绛听陈安这么说,忽然感觉有些不太好受,她之前阴阳怪气,也只是下意识这么做的,但听到陈安有这种打算,反倒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“去参加她的升学宴,以后最好是不往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不是说,你很在意她这个朋友么?”

    而且,前几天还请求她原谅,说很难和韩瑶绝交,结果今天就说准备断绝来往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陈安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,只觉得这样虽然是她想看到的结果,可……

    陈安心里肯定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是挺在意的,但作为朋友,自然是希望她一切都好吧。”

    陈安最近一直有在思考这个问题,而之所以前几天还想着和唐绛说清楚,唐绛能理解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这几天,也发生了许多的事情,那天和韩瑶偶遇,陈安放下了莫名产生的隔阂,和韩瑶正常相处,唐绛虽然没什么表现,只是陈安却也不经意间发现了她吃醋的小眼神。

    陈安当时就觉得挺对不起唐绛的,而今天韩瑶发来的消息,就算是促使他做出决定的最后的稻草了。

    韩瑶现在和他相处也是小心翼翼的,他和韩瑶相处也同样如此,双方其实都已经有默契。

    与其这样互相别扭地继续生疏地交往下去,不如干脆一点,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很难过……”

    唐绛靠在陈安的身上,把手放在了陈安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好奇怪。”

    唐绛有些迷茫地说道,陈安歪头看着她,问道:“哪里奇怪?”

    “我居然会替韩瑶感到难过。”

    唐绛捂着胸口说道。

    陈安:“?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