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彩玩法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仙都 第五十一节 小细胳膊小细腿

足彩玩法:陈猿
手机用户请访问:

    红衣小女孩坐在银背猩猩肩头,两条细腿一荡一荡,稳如山岳,心中不停咒骂,脸上笑吟吟道:“那位大哥哥,大叔叔,本命血气在哪里?”她声音稚嫩尖细,像针一样刺入耳鼓,用力搅上一搅,脑浆都沸腾起来,令人头昏脑胀,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樊鸱言简意赅道:“血气尚未回归。”照他的本意,根本无须同这些异类多废话,操起九头穗骨棒打杀了,一了百了,只是血战已起,他要为长久考虑,麾下兵卒不能轻弃,奇气不得白白损耗,权衡利弊,故此多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红衣小女孩歪着头想了片刻,目光投向米寿元,后者急忙上前道:“彤云四散,天降烈火,本命血气归回落风谷,简大聋业已从莲花峰撤兵,心急火燎赶王此地,确凿无疑。”

    樊鸱顿感压力,山涛麾下三将,简大聋势力最为强横,称得上“兵多将广”,挟堂堂之势倾巢压来,对他的谋划最为不利。归根到底,实在是手头的筹码太少,承受不起损失,不足二万兵马,十余个偏将,连牙将都没半个,叫他怎么与简大聋相争?

    那红衣小女孩眼光敏锐,早看出樊鸱的底细,非是生人,而是一缕奇气衍化的镇将,心中存了不小的忌惮,米寿元是个蠢货,急匆匆赶来献宝,将自己拖下了水,镇将也就罢了,镇将背后的主使,多是有来头的大人物,她就是有三头六臂,也不敢轻易招惹。

    打,还是退,客客气气,还是撕破脸,那红衣小女孩犹豫不决,在猩猩肩头扭来扭去,拿不定主意。她自称“南明小主”,在南明山西乃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头目,便是西陵主,遇事也要和颜悦色与之商量,不过人贵有自知之明,三皇六王四方之主才是深渊真正的主宰,十万魔兽对他们来说,又算得了什么,当年山涛横空出世,打灭无面女,压得鬼牙将西陵主服服帖帖,若不是他将南明山视为囊中之物,要为南疆留条龙脉,留分元气,早就大开杀戒,将魔兽屠戮殆尽了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弯弯绕绕,流言蜚语,旁人不知,她又怎会糊涂!

    镇将

    的话,究竟可信不可信?若本命血气当真没有回归,她去当这出头的椽子作甚?南明小主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,下意识将目光投向接骨木浮宫前的魏十七,心中忽然转过一个念头,这汉子莫不是主使镇将之人?

    米寿元不知她的犹豫些什么,心中一个劲地打鼓,如今回想起来,天降异兆,血气回归是他想当然的臆断,万一不是这么回事,岂不是重重得罪了南明小主?那位小主的性子古怪,脾气喜怒无常,南明山中的魔物私下里传论,伸头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宁得罪大主,莫得罪小主,他这是怎么了?利欲熏心,好好的山大王不做,非要来趟这摊子混水?米寿元打了个寒战,头脑清醒了几分,一颗心提到嗓子眼,下意识顺着南明小主的目光望去,却见浮宫前那人神情微微一松,旋即皱起眉头,似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南明小主两眼放光,瞪大了眼睛盯着不放,却见一物从魏十七袖中腾起,形同短棒,粗砺如石,上下颠倒翻腾了一回,又缓缓落下。米寿元忽然福至心灵,指着那石柱叫道:“镇柱!镇柱出世!”话音未落,顿时引起轩然大波,万千魔兽齐声怒吼,乱成一团,一头大角驼面怪热血上涌,头昏脑胀,竟泼开四蹄冲将出去,嗬嗬大吼着扑向镇柱。

    南明小主目光一闪,伸出小手朝它点了一点,那大角驼面怪四蹄一软,跌了个狗吃屎,口鼻撞入乱石堆中,血如泉涌,腿脚扭了麻花,爬都爬不起来。诸多魔兽急忙噤声,不约而同咽了口唾沫,吞咽声连成一片,响彻四野,随即肃然而立,只剩下那大角驼面怪,一声高一声低惨叫连连,叫了几声,自个儿也觉得寒碜,张开大嘴咬住一块石头,只在喉咙口低低呜咽。

    南明小主对它的自觉颇为满意,点点头道:“嘘,听话,不要乱吵!”心中不停转着念头,是否要将镇柱抢过来玩玩,镇柱之名如雷贯耳,她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玩过,若能得一员厉害的镇将侍奉左右,小主变大主也不是没有可能!

    魏十七抓住藏兵镇柱,随手塞入袖中,镇柱异动越发频繁,如樊鸱所言,血战的推进愈来愈快,愈来愈猛

    烈,对他来说是好事,唯有搅浑了水,才能从中渔利。不过眼前这波魔兽终究是桩不大不小的麻烦,那红衣小女孩不知是什么底细,看上去也有几分道行,眼珠骨碌碌,迟迟不动手,却是在动什么歪脑筋?

    南明小主拿定了主意,挺身跳下银背猩猩肩头,双足落地,拍了拍红裙,迈开腿小跑着上前来,仿佛认定魏十七才是主事的人,挺胸抬头,冲着他道:“喂,本命血气当真没有回归?”

    她身高只及魏十七腰眼,小细胳膊小细腿,乍一看根本不像统领魔兽的头目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,魏十七倒没有小觑她,打量了几眼,淡淡道:“未曾见得,你却是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南明小主回头指了指,诸多魔兽刷地退后丈许,推出米寿元和一干残兵败将,孤零零站在风口浪尖,面如土色,双腿勉强撑住身躯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魏十七道:“他是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南明小主点点头,笑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本命血气如此轻易就回归南疆,山涛未免太没脑子了!”她打了个手势,魔兽齐齐发一声吼,猛扑上前,将米寿元等人撕成碎片,生吞下肚去。

    魏十七好奇心起,反问道:“为什么说他没脑子?”

    南明小主“咯咯”尖笑道:“我可没说山涛没脑子!我若是山涛,定要将本命血气留给看中的人,天降异兆吸引注意,暗中才好拨弄手脚,这点花花肠子算得了什么,用脚趾头也想得明白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“阳谋”了,用脚趾头也想得明白,想得明白不等于看得破,无论是南明山的魔兽,还是陈聃安仞契染莫澜简大聋古之豁,乃至东方之主草窠、北方之主郎祭钩,都会忍不住到落风谷来看上一看,看究竟发生了什么,看山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笨办法才能让聪明人上钩,这是从古至今颠簸不破的道理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惧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有什么手段他只管接着,便是山涛亲至又如何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