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彩玩法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万欲妙体 第七百八十二章 两婴圣斗剑

足彩玩法:三马主意
手机用户请访问:

    那座百万倍速鹤辇渐渐超越,几日后已是不见了影子,经过改良的鹤辇果然只是速度快了些,还不太过份。

    这日,终于抵达品道界一号渡口,众强者纷纷下辇。

    黄又卫靠近李顽,颇含深意地道:“李顽,你可不要与那谢红光和姬元盈为伍啊!”

    李顽微微一愣,笑道:“怎么会呢!”

    黄又卫道:“不与他们混在一起最好,我只怕以后接到捕捉你的任务,就太为难了。”

    李顽想起了真宝楼,心中打鼓,口中却道:“我岂会去做大盗啊!放心吧!”

    黄又卫点点头,与李顽道别,紧盯着两个目标而去。

    这时,传来几声呼喝,只见极远处谢红光和姬元盈已是乘坐十万倍速船辇极速远去,有着三座船辇疾追而去。

    李顽眼见金面主一声未发,就急匆匆地出了渡口,率众远去。那闫欣荣似乎也没有现在与他为难之心,只是与花妖花眉来眼去着,也先飞走了。只有陈俊峰和洪飞扬向他阴阴笑着,似在等他出去,已是盯上了他。

    李顽也朝他们阴阴笑着,不能输了气势,谁还不会这么笑啊!

    陈俊峰阴沉地道:“李顽,你外去啊!”

    李顽阴沉地道:“你管我什么时候外去了。”

    洪飞扬嚣张地大笑,道:“我看你是不敢了吧!”

    李顽嚣张地大笑,道:“我还真敢杀你,只是现在不是时候!”

    飞鹤3333收了鹤辇,在旁冷声道:“都废什么话呢!你……啊?”

    只见李顽疾速飞去,瞬间飞至渡口外,取出船辇就飞去。他也是观察了一下,似乎没有接应陈俊峰和洪飞扬的,便以空间流光的速度飞至外面,赶紧遁走。

    “卑鄙……”陈俊峰追上去,却发现花妖花没跟上来,又等她飞来,才取出船辇追去。

    “无耻……”洪飞扬也是追出去,不管不顾跟着自己的弟子,却是突然想到李顽的船辇似乎比自己的船辇速度还快,难道他竟然是五万倍速船辇?

    洪飞扬骂骂咧咧,一直等到弟子飞来,乘坐上船辇。这也追不上了,还是在咒骂着,无奈地向战阳门飞去。

    陈俊峰慢了几秒钟的时间,五万倍速船辇速度很快的,再加上李顽故意转了几个弯飞行,他就再也跟不上了,待飞了一日夜,也只有无奈地径直赶回邪天宗。他心里一直在为李顽那流星闪烁的飞速感到奇怪,问了花妖花,却也不知修炼的是什么身法,只知晓李顽一向都是速度快极的。

    飞鹤3333在后方遥望远方,眼神有些迷离,默念:“祝你好运!”

    李顽早已看好路线,多绕了几圈,确定甩下了陈俊峰,才向着抖幽谷飞去。这么嚣张的人,怎么能让他活下去,李顽是一定要去看看能不能杀了洪飞扬。

    抖幽谷也是地图上标明的一处地点,范围颇大,常年云雾霾霾,便是高空都为云雾笼罩,谷底更是让李顽这么好的视力也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飞至抖幽谷,在云雾重重中,一眼望不到尽头,李顽有些茫然,范围这么大,该如何与谢红光和姬元盈联系到,他们摆脱危险了吗?

    不管如何,先隐藏在浓雾中等待,那洪飞扬不过是一万倍速船辇,想要飞至这里还有几十日的时间。

    两日后,一阵激斗声传来,正在修炼的李顽睁开眼睛,欲想透过层层浓雾,望清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是雾气浓郁,遮天闭目,只闻声音,望不见情况。

    李顽向那里飞去,只见一男一女正在激斗,都是化婴境高阶的实力,斗的是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按理说,品道界那么大,能遇见这类化婴境的婴圣也属偶然的了。

    男婴圣手持长剑,挥舞间,剑气纵横,划出一道道雾气横沟,穿透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女婴圣也是手持一把长剑,手腕翻舞间,剑气诡异,流光划着圆圈,爆射出朵朵花儿,旋转着杀去。

    现在的强大者,已是很少用兵器杀敌了,都是用身体力量的多,便是各宗门教派虽然有设兵器库,却是那只给低级弟子使用的。能使用兵器的强大者,都是对这类技能专精,或者使用的是强大的奇宝类兵器,可以增强自身的战力。

    这对婴圣看起来就是专精剑器,浸淫已久,施出的剑法已是妙到毫巅,一个大气,捭阖纵横,另一个邪异,刁钻古怪。

    李顽一时闲得无聊,便在远处一边浅修,一边等这两位分出胜负来。只是那剑气会飞射向他,自然也伤不了他,被他全收了,化为一丁点的气血。

    两婴圣也是发现了李顽,不过对于这后道境的道者,他们都没怎么在意,只是纳闷自己的剑气怎么就伤不了他呢?

    几日后,两婴圣力量消竭,再硬拼一下,分了开来。

    男婴圣喘着粗气道:“雪中影,你我再相斗下去也是无果,我就不明白了,你花印剑宗为何就不愿意承认我宗是剑宗第一呢!”

    女婴圣轻蔑地一笑,也是娇*喘着道:“亨无泪,想要我承认高气剑宗为剑宗第一,你也要能战胜我吧?”

    亨无泪道:“你那等剑术太过诡异,难称大道,我自然不会承认花印剑宗为第一。”

    雪中影道:“剑术千变万化,种类繁多,岂能因为剑法诡异,就说这不是剑术?就是你这类人有所偏见,敝帚自珍,极力压制,才让剑术难以更好的发展,才会逐渐没落,让这世间身体之道得以光大。”

    亨无泪道:“这也能怪我等?世间强大剑器本就少,而能以意御剑的也少之又少,自然比不过那等身体之道了。”

    雪中影冷笑道:“你那死鬼师父没教过你吗?不要依赖强大剑器,我便以这平凡之剑,也要在这世间大放光芒。”

    亨无泪摇头道:“错了,修剑者当要以意御剑,才是最终之大途,传闻中仙界便有不少剑仙,他们已是能修至心剑相通,飞剑亿万里斩仙头颅般强大,你若不能修至以意御剑,又如何能达致心剑相通的境界?”

    雪中影嗤笑道:“真是可笑啊!竟然拿仙人来说事,从古至今能升仙的界尊又能有多少!你还痴心妄想去升仙吗?”

    亨无泪哼了一声,道:“雪中影,你真是剑道的异类,我一直念你资质绝佳,修行不易,想拉你回正途,你却一而再,再而三地对我的剑道表示不屑。你不是说不能依赖强大剑器吗?我倒有一剑器未取出战斗,本是用此胜之不武,你实在顽冥不灵,我当要凭此教训你一下,让你知道依赖也是战力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李顽在那里听的有趣,他身处品道界时,就感到道义增多,而此界论道品道的强者也是颇多,这不就遇上两个论剑道的婴圣。他对剑道并不感兴趣,他修行的是拳术,也就是拳道,若论拳道,他也可谓是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就见亨无泪取出一件碧绿如玉长剑,他的手轻抚此剑,道:“我得此碧玉剑有十年之久,从未取出战斗过,只因以我的力量也不能完全操控它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看向雪中影道:“我还没有以意御剑的境界,却是以力御剑还是轻而易举的,此剑颇为神奇,你也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雪中影紧盯着微微泛着光芒的碧玉剑,谨慎起来,她已是感到了此剑的不凡。李顽也在紧盯着碧玉剑,心中感到疑惑,对此剑有着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    亨无泪出剑,撕破天穹的剑气发出,划出一道碧绿魅影,散发出多彩光芒,如一道弯弯的长虹,驱散浓浓雾气,大放光芒。

    李顽猛地一惊,又是一喜,再是一伤感,已是不知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他终于知道熟悉的感觉是什么了,奇彩长虹传出来的就是那个气息,古韵怡的气息。

    雪中影拼力欲接下这一剑,可是她挥出的朵朵鲜花剑气,在这夺目的光芒下残烂败坏,都是枯萎,直至手中的长剑寸寸碎裂。根本无力去接这一剑,这不是剑术太奥妙,也不是持剑人力量强于她,而是这把碧玉剑太过强大,完全压制了她的力量。

    亨无泪收住剑势,淡声道:“你败了,败与碧玉剑之下。”

    雪中影目中飙泪,道:“是,我只是败与碧玉剑之下,不是败给你。”

    亨无泪淡笑,道:“知道吗?这是一把心剑,很可能是一个神仙遗落的一丝剑气形成的心剑,我是以磅礴大气御使此剑,才能发挥出它的力量,而你那小道是不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雪中影摇头,抹去眼泪,道:“我不信,碧玉剑若在我手,我照样能击败你。”

    亨无泪深深凝注她,忽然道:“我的碧玉剑暂先给你用一下,看你能不能御使此剑。”

    雪中影一呆,不敢相信地道:“你敢给我,就不怕我不还给你?”

    亨无泪微笑道:“我与你论的剑道,谁也说服不了谁,我们便以这神仙之意为准吧!而且,你只要取了,就知道它不会认你之道,对你完全无用。我们相争几千年,我很了解你的为人,高傲到不会取我之物不还的。”

    :。: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